• banner1
  • banner2
  • banner3
当前位置: > 尊龙备用网站 >

html模版美国搞“民主峰会”,惨淡收场是必然的(望海楼)

美国近日举办的所谓“民主峰会”,在国际舆论的普遍批评声中惨淡收场。这场活动以意识形态划线,把民主工具化、武器化,假民主之名,旨在煽动分裂对抗、转移国内矛盾,维护美国世界独霸地位,破坏国际体系和国际秩序,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结局。

12月10日,就在美国领导人于华盛顿高谈民主时,纽约联合国总部外,抗议人群抬着写有“美国民主”的棺材高喊:“这个葬礼是为民主举行的,因为民主正在消亡,正在受到攻击!就在我们说话时,超过400项法案被提出;就在我们说话时,你们正在不公正地划分选区!”

有类似感受的不止抗议者。今年,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发布一项针对18至29岁群体的民调显示,52%的年轻人认为美国的民主已经陷入失败或困境;皮尤公司调查显示,57%的国际受访者和72%的美国人认为,美国已不是可供他国效仿的“民主典范”。可以说,“民主赤字”高企的美国搞“民主峰会”,本就是一个讽刺,一出闹剧。

历史上,美国民主的发展有其进步性,但随着时间推移,美国民主制度逐渐异化、蜕变、衰退,金钱政治、身份政治、政党对立、政治极化、社会撕裂、种族矛盾、贫富分化等问题愈演愈烈。年初华盛顿的“攻占国会山”事件,不仅造成5人死亡、140多人受伤,更彻底揭开美式民主的华丽外衣,给“美国例外论”和“山巅之城”等说法画上句号。

美式民主衰退的事实再次昭示世人:评价一种制度,不仅要看它形式如何、标榜什么,更要看实际运作效果如何。民主不应成为装饰品和摆设,而要用来解决人民要解决的问题。

事实上,直至今日,美式民主仍没有跳出100多年前美国参议员马克?汉纳的论断:“在政界,有两样东西很重要,第一是金钱,第二个我就不记得了。”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乔姆斯基指出,美国是“真实存在的资本主义民主”,约70%的美国人对政策制定没有任何影响,他们在收入水平、财富等方面处于劣势,相当于被剥夺了参政权利。黑人弗洛伊德之死,暴露了美国社会长期存在的系统性种族歧视。新冠肺炎疫情中,全球医疗资源最丰富的美国,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却在全球最高。知名经济学家杰弗里?萨克斯说:“现在有1/7的美国人正挨饿,但政党只关心如何给富人减税,并阻挠任何真正解决贫困问题的办法!”

一个对本国弱势群体漠不关心甚至随意践踏其权利的政府,有何资格奢谈真实内涵为“人民统治”“主权在民”的“民主”?

美国“民主峰会”更为有害之处在于其从不反思美国在全球制造的“民主灾难”,并试图继续操弄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议题。从“新门罗主义”在拉美“推广民主”到煽动欧亚“颜色革命”,从“阿拉伯之春”到“大中东民主计划”,美国向世界各地输出的不是民主而是灾难,是政治、经济、社会的强烈动荡。本次峰会,美方刻意安排畏罪潜逃的反中乱港分子登台抹黑香港、抹黑中国,给民进党当局代表提供舞台发表所谓“国家声明”,充分说明所谓“民主峰会”的实质用意。

把戏总有拆穿时。在亚洲,巴基斯坦断然拒绝了美国的参会邀请;在欧洲,匈牙利否决欧盟涉“民主峰会”决议;美国为“台独”张目时,尼加拉瓜果断与台“断交”、与中国复交……

当“民主”成了美国打压他国、维护霸权的工具和武器,甚至成了美国治理失败、制度失灵、社会失序的遮羞布,那不仅是美国之耻,更是民主之耻。这种行径只会给世界带来更大的动荡和灾难,必然受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和唾弃!

(作者为本报评论员)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Copyright 2017 尊龙备用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